letou_民生环保

letou

评论 字号         

魏加宁:武汉疫情呼唤信息市场开放

2020-01-23 16:43:31    来源:环球评报   

 2020年1月12日,正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国扩散蔓延之际,以“推进全面开放新格局,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题的2019年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年会暨第四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加宁作了题为《如何推进改革开放新格局》的主题演讲。他提出,中国现在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我们的信息市场存在着严重的结构性扭曲”。他概括为三个不对称:第一个是内外信息不对称;第二个是左右信息不对称;第三个是上下信息不对称。魏加宁认为,“要推进对外开放新格局,首先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需要思想解放,搞活思想市场,搞活信息市场”。

 

 

 

魏加宁的演讲虽然没有谈到武汉疫情,但同样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如果武汉疫情刚刚发现时,就信息公开,新闻媒体及时报道,政府立即采取应急措施,武汉疫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迅速扩散蔓延全国各地。这是魏加宁所说“信息市场存在着严重的结构性扭曲”造成的一个鲜活案例,教训极为深刻。由此可见,魏加宁关于“信息市场开放”的观点具有普适性,应当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

 

 以下是魏加宁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我的题目有点改动,是想讲如何推进对外开放新格局,与会议主题相比还显得保守了一点,会议主题讲的是“全面开放”。

 

这个主题非常好,非常有意义,为什么?我们要时刻牢记历史教训。当年清朝最大的教训是什么?就是先是搞闭关锁国,搞了闭关锁国后落后而不自觉,已经落后了还以为自己是老大,结果“落后就挨打”,这是历史教训。第一次犯错误有时情有可原,但是如果重蹈覆辙的话后人将如何评价我们?所以,现在讲全面开放,就是要吸取这个历史教训。

 

 全面开放会遇到什么问题?大家都知道,要发展市场经济,搞对外开放,就需要有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人流就要有劳动力市场,要有人才市场,人口要能够自由流动。物流就要有商品市场,物资市场,商品要能够自由流动。资金流就要有金融市场,资本市场,资金要能够自由流动。还有一个就是信息流,就要有信息市场,思想市场,也就是要能够思想解放。中国现在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我们的信息市场存在着严重的结构性扭曲。概括为三个不对称:一个是内外信息不对称,再有一个是左右信息不对称,以及上下信息不对称。

 

 首先,中国的信息市场是一个“封闭型市场”,导致了内外的信息不对称。我们在讲内部的时候往往只讲正面,不讲负面。讲外部的时候,只讲负面,不讲正面。这样一种单向选择性宣传的结果就是一方面导致了外部的误判,过高的估计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中美贸易战背后就有这种因素。另一方面也导致了我们内部对外部世界的低估。这样一种结构性扭曲带来的风险是什么?前两天有一篇文章介绍,根据调查,现在大部分人,70%的人信息来源是自媒体,而官方媒体的读者群不到30%,这也是一个不对称。为什么大家都去看自媒体了?恕我直言,现在官方媒体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公信力越来越下降。我很担心,会不会出现塔西佗陷阱?那么全面开放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首先就是信息的不对称性。国内外之间有一堵墙或信息大坝,不断的积累势能,积累的越久,坝筑得越高,势能就越大,一旦溃坝的话冲击会非常大。全面开放,无论请进来还是走出去都会面临这个风险。如果请进来,总不能不让外商看国外电视、不让人家上推特吧?!如果走出去,总不能不许中国人看外国电视吧?!所以,我们将会面临巨大的冲击,巨大的落差,怎么办?我的观点是,也不要一下子全面放开,一下子放开冲击会太大,会造成混乱。但是不放开,不断的筑高大坝肯定也是不行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逐步的放松管制,然后把落差慢慢的缩小,以防止将来过大的冲击。

 

最近有一些好的迹象,一些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帖子能够保存下来,盛洪的那个有关“一阶、二阶”的帖子能够保存下来,都是进步的表现。

 

《大数据告诉你,世界上对中国评价最负面的究竟是哪三个国家?》这篇文章的结论恰好验证了我刚才所说的反差,值得一看。

 

去年陪领导去美国参加中美金融论坛的时候,顺访南加大的媒体教学中心,有三点印象特别深刻。一是过去在传媒学校都是强调专业化,采编是采编专业,摄像是摄像专业,后期制作是后期制作专业,都分得很清楚。但现在强调综合性,培养学生又能采编又能摄像,还能后期制作。为什么?就是因为现在有了自媒体工具。二是“特朗普现象”,在美国传统媒体也被精英阶层垄断了,所以,特朗普就用“推特”跟社会底层直接沟通,当上总统。三是俄罗斯电视台之所以能够在美国社会站住脚,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俄罗斯电视台很聪明,只报道事实,不做价值判断。所以,我们的官方媒体要提高公信力,自媒体要提高识别真假信息的能力。此外还要端正心态,在开放过程中要见贤思齐,甭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只要是好的我就学,而不是整天去挑人家的毛病。

 

 

第二个信息不对称,我们的信息市场是“单边型市场”,左右信息不对称,单向“洗脑”,一边倒,只许一边“放火”,不许另外一边“点灯”。由于话语权的不平等导致表面上舆论的均衡点向左偏移。学过国际政治学的人都知道,在整个全球的意识形态系谱里,中国本来就在最左端,原来有苏联,现在是我们几乎是在最左端了,因此,再往左走就会翻车。党史国史的教训表明,每当我们犯极左错误的时候就一定会翻车,会付出巨大代价。而每当我们往右转,实际上回到中线的时候,经济就大发展,政治上就取得成功。

 

《人类网络》这本书讲了网络的巨型分支效应。对外开放就会面临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的互动。解决的办法就是平等话语权,放开中间,防止两端,使舆论能够真正反映民意。同时,通过多元化和互动交流来克服网络的社会撕裂效应。

 

 第三,上下的信息不对称,我们的信息市场是一个“回音壁市场”。由于现在的信息渠道,公开媒体不让讲,给领导写信又不让,只剩下官僚体制唯一的信息渠道,但因为上面管着乌纱帽,所以下面都是报喜不报忧,投其所好。而上面决策者又往往是以下面报上来的“喜报”或者是宣传报道作为决策依据,形成信息的自我循环,自我论证,如同控制论的那个基本图,大船已经偏离了航向,但如果反馈给船长依然是方向正确的话,大船最后一定要触礁的。我们现在投资决策者听到的信息往往是自己的回音,我希望明年看到“开门红”,结果果然就来个“开门红”。这种回音式反馈,就会导致形势的误判,和决策的失误。解决的办法就是要推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要强调